首页 > 财政绩效中心
 
所长介绍
关于研究所
主要服务项目
模块研究中心
行业研究中心
研究团队
研究成果
硕博招生
学术活动
合作机构
中大管理论坛
《中大商业评论》
最新动态
人才招聘
返回首页

财政部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答记者问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于3月6日10时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副部长刘昆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的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的提问。

[主持人 曲卫国]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本次记者会的主题是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今天,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先生、副部长刘昆先生,围绕这一主题来回答大家的提问。首先,有请楼继伟先生。

[财政部部长 楼继伟]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上午好。元宵佳节刚刚过去,说明了我们正式度过了春节。当然,春节法定假期之后大家都一样工作,无外乎是观念上的春节过去了。今天我们在这里来开记者会,我拿了一个大包,还请了副部长刘昆同志一起来。

财政工作事无巨细。budget-预算,英文里原来就叫“公事包”,所以我带了一个大包。另外,还请了我的一位助手,一些非常细节的问题,如果我记不住,请他来讲几句。开场白就这样了。

[曲卫国]

谢谢楼继伟先生,现在开始提问。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按照地方债务的甄别工作要求,省级部门应该在1月5日之前就已经把地方债的甄别结果上报财政部,但结果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有观点认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把存量债务认定为地方债的机会。因此,融资平台可能会倾向于多报账。这样的结果就有可能大大比2013年的时候审计结果要多。请问楼部长,地方债规模是不是出现了一个“激增”,区域性地方债务的危机会不会出现?

[楼继伟]

我觉得你好像是做过财政工作的,特别理解各个地方的心理。你刚才讲到了,2013年审计署公开了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地方债务审计情况,地方负有直接偿还责任的债务10.9万亿。我们又对这次审计后一年半以来地方的存量债务做了一次统计,确实如你所说,“正在审核”,你的心理摸得很准。但是审计的时候,各地是不是尽量搞得少点?这次甄别工作布置后,他们是不是就多报一点?所以,他们报完以后,我们还要再审核,审核的过程还没有结束。结束之后,我们要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这是第一。

第二,地方债的问题是一个客观现实。预算法在修订之前,地方是不得举债的,而事实就产生了这么多。那么,必须开前门、堵后门,同时还要防止出现系统性风险。开前门,大家已经知道了,今年的预算是6000亿地方债。后门的问题,就是历史形成的这些债务,我们必须正视它们,逐步消化解决。

我给你两个意见:第一,地方债务从总体上看,风险是可控的。一些局部地区债务比例过高,我们会更为重视。

第二,我们有解决的思路。一方面,要把那些有一定收益或者可以改造成有比较稳定的现金流,比如可以收费。如果收费不足,可以给予适度的补贴,转为所谓“PPP模式”,就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共同投资和经营基础设施包括其他事业的方式,转为企业债。另外,对一部分完全公益性的平台借的地方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我们已经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预工委,对一些历史债务予以承认,通过发债替换原来的平台债务,这样可以使债息降下来。

另外,一些由银行贷款形成的历史债务,按照契约原则,贷款的合同不能废除,借人家的钱还是应该还的。如果融资平台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需要进行一些债务重整,那是双方谈判,所以要采取一些过渡性的办法逐步解决。我们相信,采取这些办法,我们有能力化解历史上遗留的一些问题,然后按照新的预算法开始更为正规地解决地方适度举债的问题。回答完毕。

[台湾工商时报记者]

日前,根据国务院发布的62号文,对过去地方给予台商的税收等优惠政策进行清理。我想请教的第一个问题,这个部分能不能不涉及既往,这是大家比较关心的。第二,如果清理是不可避免的,这中间有缓冲和过渡的时间,这个时间大概有多长?谢谢。

[楼继伟]

首先,这项工作是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决定要求加强对税收优惠政策,特别是区域税收优惠政策的规范管理。这是一项改革任务。目前的情况是这些税收优惠政策太随意、太乱,不能某个地方随便讨价还价地就把税收包括土地给予优惠,因此必须清理。

第二,不是针对台商的。我看你刚才提问的时候,差点把“针对台商”的话说出来。清理工作不是针对台商的,是对所有的在中国境内的法人。

第三,首先说清楚,不能再出新的政策,对老的政策要逐步清理,要统一进行清理。因为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各地行政性竞争。今后要维持全国统一市场,不能再搞行政性竞争,要公平的市场竞争。但是如果不统一处理的话,谁先清理,谁就丧失了过去行政性竞争的优势,所以国家要统一清理。这个时间点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在当前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期间,清理步骤要根据现在的形势适当地进行考虑。

[中央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

楼部长,昨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到了赤字率由去年的2.1%上升到2.3%。我们都知道现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我们国家也面临着很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在新的一年当中,财政部对于“新常态”下的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哪些新的解读,将有哪些具体的措施适应新常态?

[楼继伟]

确实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我要说,不仅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全球经济也进入了新常态。2008年,美国雷曼兄弟事件引发了全球的金融危机和经济下行,是一个去杠杆化过程。这个过程各国进展的速度不一样。同时,还要清理过去一些不利于市场竞争的政策,是很痛苦的调整过程。因此,全球还在新常态之下,通货紧缩的趋势在加重,复苏的势头并不明朗,包括美国经济的复苏,我们也不认为它是非常明朗的。这对中国的影响就会很大。

第二,“三期叠加”造成的一些问题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要解决,我国经济的增长动力发生改变,这时候就是新常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稳步地去杠杆化,但是又不要造成经济的“断崖式”下落。顶住这些下行的压力,必须采取适度扩张的财政政策。

去年的赤字率是2.1%。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按照预算收支的口径,全国赤字率是2.3%。但按当年实际收支差额的口径看,赤字率要大一些。不是说有两笔账,账摆得明明白白。

如果大家仔细看,财政部代表国务院提交的预算报告,调入了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有1124亿元结转资金用于今年的开支。地方的历史债务,从今年开始转为余额管理。去年地方债务的还本部分是993亿元,今年肯定超过1000亿元,可以通过发新债还老债解决。所以,在口径变化之后,就有2000多亿可安排的支出,这些支出如果按当年的收支差额计算赤字率的话,实际上差不多是2.7%。但在预算中无法表达,因为结转资金都已经列过支出,只是还没有花出去,现在我们重新花了,但不能第二次列为支出,那就重复列支了。所以,报告中的赤字率仍是2.3%。当年收支差额是2.7%,这个力度是比较大的。对于支撑经济的发展、抵御下行压力,将发挥重要的作用。这是总量。至于具体细节,可以看预算报告。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记者]

请问楼部长,我们国家个人所得税征收政策会不会有所改变,会不会减轻个人所得税负担来刺激消费?谢谢。

[楼继伟]

总体来说,个人所得税面临着税制不合理的问题。我国分类征收个人所得税,有11个分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对此进行改革,改成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实际就是综合所得税制。这样的税制比较科学,简单地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并不公平。我曾经回答过,个人收入5000元一个月,日子可以过得不错,如果有抚养、有赡养,那么日子就很艰难。因此,最根本来说应该是改税制。这是第一点。

第二,在现有情况下,能不能有一些改进呢?比如我们前年年底提出的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EET的政策。也就是说,在缴存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的时候,免征个人所得税;在投资的时候,投资收益免征个人所得税;在给付的时候,缴纳个人所得税。这是一个延迟纳税的政策。那么,在现有的个人所得税制框架之下,给予一定的鼓励,鼓励增加养老保险今后的保障程度,当然同时也有利于当期的消费。

[新华社、新华网记者]

请问,去年国务院常务会提出要清理规范收费和基金,现在老百姓交的油、电、水的附加费是不是有合理的法律依据?另外,在落实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普遍性降费的过程中间,我们会先对哪些行政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开刀”呢?谢谢。

[楼继伟]

现在在水费和电费上确有一些附加收费。目前保留的,都是有依据的,主要是政府性基金,比如三峡水库库区基金、南水北调工程基金,这些都是有依据的。一些没有依据的,已经被清理掉了。至于说能不能做新的改进,通过其他的税收来解决,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日本经济新闻记者]

关于亚投行的事情。目前,包括中国在内,已经有27个国家要参加AIB,您认为参加国最终真正会有多少?还有欧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他们参加的可能性您认为大概有多少?谢谢。

[楼继伟]

AIB是中国首倡提出来的区域性的、但是区域开放的多边开发机构。首先,在区域之内寻求创始成员国,我们实行区域开放主义,也欢迎区域外的国家加入。目前有27个国家表示要作为创始成员国。我们仍旧对区域性的国家开放,包括日本,我们随时向贵国政府通报多边磋商的情况,日本政府表示会研究。至于参不参加那是日本的事,我们不知道。欧洲一些国家已经表示了愿意参与。但是,我们27个国家大家比较一致的看法,就是先域内。另外,域外的国家提出了参加要求,我们稍微等等。我估计有不少愿意参与,也包括比较大的一些国家会参与的。

我们的时间表是3月31日以前参与的都可以作为创始成员国。至于有多少,我真是说不出来,因为不是中国人来决定,现在27个国家,有一个多边秘书处,大家要讨论。比如有的国家进入之后希望有一点特权,27个国家不同意给他特权,那就不好办了。到目前为止,我们接触的这些国家都理解和支持多边,已经有多边国家提出准则和一般要求,一些希望有一些特权想法的,跟大家商量商量吧,大家能接受给他特权的,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不太主张有特别的权利。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大河报全媒体记者]

今年许多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又一次提出了压缩“三公”经费,个别省份的削减幅度甚至达到30%以上。现在问题来了,削减掉也就是说节省出这部分的钱都去哪儿了?是不是也应该公开具体的去向,接受人民的监督?谢谢。

[楼继伟]

全国的情况我们不是很清楚,因为中央是代编地方预算,地方预算由他们自己编,我们代编是汇总他们的预算,因此细节不在汇总范围内。

我给你说一下中央财政。中央财政去年“三公”经费是71亿多,比前年减了8亿,今年的预算是按照不多于去年来安排的。至于中央减下来的8个亿,收回总预算平衡,这是一个财政上的常识,没有说收回的钱用到什么地方,收回总预算,平衡在各个方面。

[香港商业电台记者]

请问中央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国债,过去发行了很多次,您认为反应怎么样,未来在香港的发行会不会扩大规模?

[楼继伟]

具体的数字我不是特别清楚,刘昆副部长可能比我还清楚,我大致记得是累计已经在香港发行了1000多亿人民币国债,现在交易的余额还有700—800亿。

[财政部副部长 刘昆]

人民币是805亿。

[楼继伟]

我们继续进行这样的发行。其实从中央财政本身来说,并没有多少在境外发行人民币国债的需要,因为我们用人民币支付国内的支出。如果需要在境外支出的话,我们可以通过中央银行买汇来解决。如果人民币资本项下完全可兑换,是不是有在境外继续发债的必要性?那另说,因为现在没有完全可兑换。所以,我们还有必要在境外发债。但是,为什么选择香港为基本的发债点?第一,香港正在使用的人民币数量是全球第一的。70%—80%境外人民币交易在香港,因此交易比较充分,在香港发行是比较有利于形成人民币收益曲线的。第二,香港是我们国家的领土,我们继续要在香港发行。谢谢。

[中国保险报、中保网记者]

楼部长,您刚才提到我们针对养老保障体系的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已经有了税收的优惠政策。但是从国际的经验来看,对第三支柱也就是个人购买商业养老保险实行个人缴税递延的税收优惠政策,也是完善养老保障体系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措施。这项政策我们国家已经酝酿了多年,有消息称今年有可能落地,请问楼部长能不能提供具体的时间表?另外,这个方案是否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能不能告知一下。这个方案出台以后,会对我们百姓有怎样的一个具体优惠。谢谢。

[楼继伟]

是的,养老保险是三个支柱。第一支柱是强制性的社会养老保险,第二支柱是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第三支柱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健康、商业养老保险。

我们在加强第一支柱的管理和改革基础之上,已经推出了第二支柱的一些税收优惠政策。第三支柱当然不能和第一、第二支柱比了,是一个补充性的。那么,现在也准备有这个方案,采取类似EET的政策。目前,在个别地区进行试点,在试点的基础上,我们会和保监会一起研究,然后提出一个全国的方案。大致是这样一个情况。

[德国世界报记者]

在昨天提供的2014年预算支出实际情况中,好像没有提出公共安全和国防的支出,不在这个报告里,能不能现在介绍给我们?谢谢。

[楼继伟]

预算报告里有这方面数据。2015年中央本级国防支出预算是8868.98亿元,增长10.1%。全国是9114.9亿元,增长10%。国防预算是公布的,主要是在中央。地方有一点,但总体上来说是公布的。

你刚才说到的公共安全,我们是在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中来表达,也都在预算报告中公布了。特别说明一点,按照新的预算法,今年的预算和过去的预算不太一样。按照三中全会要求,预算审核重点从平衡状态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所以,你会看到今年的预算和去年的预算不一样了,除了一些总的收支情况外,大量的是谈政策,因为预算法要求要把政策说清楚。第二个要谈改革,按照新预算法的要求,我们必须做很多的改革。第三个是要简要报告各方面支出的情况,这些情况和政策是对应的。至于很具体的表格,是在大本预算中,很厚。在预算表格中,已经全部交给代表了。所以,预算的表达方法不太一样了,比过去披露得更为详细了。

[刘昆]

我们在预算报告中也有谈到公共安全支出,就是今年中央本级的公共安全支出是1541.92亿元,增长4.3%。但是去年中央财政公共安全支出2120.27亿元,为什么有这个数字?有人提出,觉得数据不同。主要是中央财政支出和中央本级支出不同,中央财政支出不仅包括中央本级支出,还包括对地方的转移支付。

[楼继伟]

对。去年的预算报告中,大口径是本级加上转移支付给地方的公共安全支出。今年表达了中央本级的公共安全支出。对地方的转移支付,去年从220项减到了150项,今年再减到100项左右。一些原来列为专项转移支付的不再列了,相应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由地方更为自主地安排。所以今年的口径有点变化,但是不是没有表达,都表达了。具体数字,刘昆管,他可能比我还清楚,他已经给大家讲了。

[南方都市报记者]

全国人大发言人傅莹提出,2020年努力要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财政部的报告里也提出来,国务院已经提交了时间表的建议。我想请问楼部长,这个时间表具体是怎么样的?另外,从现在到2020年还有5年的时间,我们要做哪些准备工作,税收法定有没有可能提前落实呢?谢谢。

[楼继伟]

目前的18个税种中,有3个是由全国人大立法来实施的,其他是根据198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国务院的授权,在改革期间可以由国务院订立条例,修改税收政策。目前是按照这个规定做的。三中全会要求,要贯彻税收法定原则,时间表总体上来说是要求在2020年基本完成所有的改革任务,或者说最重要的改革任务全都完成。那么,税收法定是一项重要改革任务,按我的理解,在2020年以前应当完成。财政部只是提出了一个时间的建议,但主导不是在财政部,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我们提出一个建议,请他们考虑哪些是成熟的,哪些是放在前面的,哪些是放在后面的。所以,这个时间表我只能给你这么一个说法。

[彭博新闻社记者]

有几个问题。第一,是关于预算赤字。我们看到,现在公布的预算赤字好像不足以弥补有关财政收入放缓以及有关弥补其他方面的财政开支。请问一下,如果这个赤字不足,还可以从其他方面想什么办法来弥补这块的资金缺口?第二,关于积极的财政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会不会做更多的事情来推动经济的增长,在积极的财政政策的推动下会不会导致货币政策出现一些变化,到目前为止,货币政策还是审慎的?

[楼继伟]

如果没有听错的话,你刚才讲的是收入方面可能有一个不足。我们确实面对的收入增长比较乏力的一个状况,因为经济进入新常态,7%左右的GDP增长,同时连续30多个月PPI也就是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是负增长,对于我国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制来说,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去年年底以来,三次适当提高了成品油消费税,有收入上的意义同时也有节能减排方面的意义,它对整体的实体经济影响是比较小的。再有一方面,我们增加了一些收入来源。按照新的预算法,连续2年未用完的结转资金,应当作为结余资金管理。我刚才跟大家说了,今年预算安排动用了以前年度结转的1124亿资金,弥补收入不足造成的缺口。第三是一些特殊的实体上缴利润,比如烟草公司,有经营收益,也弥补一些收入的不足。因此,收入方面我们还是觉得比较踏实的。

至于你说到的赤字,我刚才已经讲到口径的问题,2.3%、2.7%的口径,我不再重复了,是有适度力度的。货币政策我们已经观察到了,作了一些调整,包括适当降低准备金率,最近还降息了。那么,对财政来说是一个好事,因为降息可以使得发债的利率包括中央和地方的发债利率下降。至于货币政策方面的情况,我作为财政部长不便多评论。

[香港卫视记者]

请问您关于刚才税收的问题,您刚才提到了去年连续三次上涨的燃油税,刚才也说傅莹女士说2020年以前全面实行税收法定。我的问题是在全面实行税收法定之前,财政部是否还是可以比较随意的去增加税种或者提高税率呢?谢谢。

[楼继伟]

首先,我对你的提法不太认同,不是财政部随意,财政部是和税务总局共同研究,也征求了各方面的意见,征求有关部门的意见,最后报国务院批准同意之后才出台政策的。那么,1985年的授权到目前为止仍有效,所以不是随意。

第二,落实税收法定原则是有时间表的。我们在时间表的框架之下,依法开展工作。比如两个税法,企业所得税法和个人所得税法,其中有一些项目也授权给国务院了,可以制定一些政策,类似于近期刚刚出台的对小型微利企业的企业所得税减半征收的政策,就是国务院出台的政策,也是人大授权的。但是,按照已经出台的税法,我们要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备案。在没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的,或者全国人大确定的那些税法,到目前为止仍旧授权国务院,不是随意的。

[中国日报记者]

请问楼部长的问题是有关地方债自发自还试点的,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新的进展,试点范围是不是会扩大?总体额度会有多少?谢谢。

[楼继伟]

首先,先说一下数字,我觉得你应该还是先读读预算报告,已经很清楚。6000亿,其中5000亿是一般债,1000亿是专项债。

至于说到自发自还的试点,经过试点,我们看到效果还是不错的,今后绝大部分都准备要地方自发自还了。现在有一部分是中央代发、地方自还。也还要看到改革中有一条,要建立权责发生制政府综合财务报告制度,要出地方的资产负债表,对它的信用进行评级。那么有的省份这方面做得好一些,有的省份做得差一些。另外,有的省份存量债务已经很大了,有的省份存量债务可能比较小一些。所以,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决定这件事情。

[第一财经全媒体记者]

今年“营改增”力争扩征到房地产等四大行业,我想请楼部长介绍一下目前在四个行业的“营改增”方案涉及的情况是怎样的?推出是否有时间表?又会对这些行业产生哪些影响?谢谢。

[楼继伟]

你问的这个问题,其实是我最伤脑筋的一个问题。今年,按照计划应该完成“营改增”的改革,也就是把生活服务业、金融业以及建筑业、房地产业的营业税全部改成增值税,最难的是不动产业转成征收增值税。

至于说到影响,我认为所有的增值税和营业税纳税人都会获得好处。因为我们在这里,梅地亚大厦,我们在其他地方办公,各位恐怕还有办工厂的,他们都要有不动产,过去不动产是不纳入抵扣的,现在不动产可以纳入抵扣了。那么,从道理上来说,实际上就等于是所有的行业都受益。因此,测算也就非常难。按照收入中性的原则,应当是税率都要提高一点,才能使得总收入不下降,因为大家都受益了。但是,在经济的下行期间,我们也不能够完全这样做,因此设计起来很麻烦,涉及到不动产的形态也不太一样。办公室有买的,有租的,厂房也有买的,也有租的,还有水坝和公路,不同的形态,非常复杂。所以设计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涉及到几乎所有的企业,甚至包括个人住房房租,不动产的所有人有抵扣项增加,房租怎么变化的, 我们都要计算这些问题,不能算得很准,但是有一个大致的估量。所以,现在正在做这个方案,很难的一个方案,是“营改增”最难的一步,也是我们今年要出台的。因为很难,我不敢跟你说哪天能出来,反正今年得出来。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首先,我想问一个财政收支的问题。2014年的时候,我们的全国财政收入的增速降至个位数,这也创下了20多年来的新低。与此同时,财政的刚性支出却不断增加,请问如何缓解财政收支的压力?另外我想问一下,因为现在雾霾等环境问题受到“两会”的关注,请问环保税的改革推进如何?谢谢。

[楼继伟]

你说的问题,又是一个我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收入增长是一位数,今后一段时间,也可能就是一位数。新常态嘛,我们要消化过剩产能,稳步地去杠杆化。过度刺激政策造成收入的超强增长,不存在了。你说支出有刚性,确实是支出有刚性,因为财政政策从来是不能只谈一年,必须考虑中期。因此,按照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要求,我们推出了中期财政规划。也就是说,在一段时间内有的政策才能逐步调整,当年在一些支出上是有刚性的。

第二个讲的刚性,就是说支出的规模不能压很多,因为我们要加大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力度,来保持经济处于合理增长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有必要保持足够的支出规模。但是,刚性不意味着不能调整,有一些很不合理的政策,我们就调整了。或者说比较起来,说花了纳税人的钱,得到的效果并不是那么理想的事情,就调整掉。比如对于环保节能产品给予消费补贴的政策,就没有了。因为效果不是很好,管理非常复杂,出现了很多拿这些发票来骗补贴,还有本来应当淘汰的一些企业,通过各种关系拿到补贴后反而继续存在。这个政策就调整掉了。不是所有政策都是刚性的,要分析哪些确实花有所值,不能浪费掉纳税人的钱。因此,也是在调整的。

你刚才说的第二个问题是环保税。为加强环保、治理大气雾霾等问题,2015年中央财政在节能环保方面安排了2000多亿。环保税主要是把现在的收费改成税,不能都指望环保税来解决类似大气污染、雾霾等等这样的问题。像这类问题,属于每个人都有责任的。水的污染,就要向排放污水的人收费。造成大气污染的这些企业和这些人就要受到惩罚,不仅仅是依靠一个税。我们是在积极做这项工作,但是环保税并不占据非常主要的收入来源。

[曲卫国]

因为时间关系,本场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新华社)





  中山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 广州市中大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 86-020-84115700 传真:86-020-84113599 粤ICP备11084765号-5